2011年,離室內裝潢開曾經工作過的北京,王砂回到家鄉石家莊,開了一家名叫“等閑”的小書店;
  2011年,曾經夢想HI-Q褐藻糖膠闖盪北上廣的郝明霞組織了石門電影沙龍的首次觀影;
  2012年,從ARMANI成都一大學畢業後,趙明坤在豆瓣網上發起了石家莊草地音樂會的第一次活動。
  石家莊草地音樂會、石門電影沙龍和等閑書店被當地青年稱為石家莊“三大青年文化現象”,而這“三大系統傢俱青年文化現象”的發起人和創辦者——趙明坤、郝明霞、王砂,談起成立這些頗具“文藝範兒”組織的初衷時,不約而同地提到了北京798、上海m50等文化場所濃郁的藝術氣息。
  在這3個曾生活或夢想留在大城市的女孩看來,相較於一線城市,二三線城市的青春似乎更平靜和寂寞,他們想把在豆瓣、微博、QQ群等虛擬網絡結緣的同城80後、usb90後召喚到現實世界,在面對面分享交流中構築起屬於自己的文化風景線。
  自發形成的“三大青年文化現象”人氣爆棚
  每周六晚在不到30平方米的石家莊東尚席殊書屋放映間里,看一部電影,聚在一起討論關於電影的一切;在“自由免費、清新獨立、朋友至上”的文化理念下,和不相識的年輕人一起在草地上嗨歌;徜徉在小小的書店,感受書本的脈搏,和愛書的朋友在每周一期的讀書會上各抒己見。
  如今,這三個小小的自發組織已有了龐大的“擁躉”——石家莊草地音樂會最多時有300多人參加,3個QQ群里共有500多人;等閑書店的讀書會已經舉辦70餘期,作為石家莊的一個文化地標成為“城市定向”活動中的一站;石門電影沙龍已走過3年,不足30平方米的放映室甚至曾吸引了32個人擠在一起看電影。
  “音樂不僅應該被單向收聽,更應該成為人與人之間分享感受、溝通思想的方式,以求產生精神上的共鳴。”“通過定期組織放映活動,深入解讀電影;通過不同的人、不同的聲音和想法,來拓寬眼界,並上升到對世界、社會、生命的探討”……這些活動理念道出了石家莊“三大青年文化現象”人氣爆棚的原因。
  據瞭解,這“三大青年文化現象”的參與者大多是90後高校畢業生。日前,國內知名人力資源服務機構智聯招聘公佈的網絡招聘大數據信息顯示:時下90後高校畢業生與之前的70後、80後有所不同,他們中有高達61%是主動“逃離”一線城市,前往二三線城市工作生活。
  面對這些90後大學生的強勢回歸,二三線城市準備好了嗎?
  有專家就此對中國青年報記者指出,隨著城市化浪潮的推進,城市發展不可避免地出現不均衡狀態,相比一線城市的繁忙,中小城市相對安逸的同時,也不可避免存在文化和娛樂相對匱乏的問題。而這些文化娛樂卻日漸成為青年權衡“逃離”還是“逃回”的重要因素。同時,一些二三線城市青年文化的缺失和發展困境,已不再僅僅關係到青年的價值實現問題,今後也必將影響到未來城市化中國的普遍面貌。畢竟只有大多數年輕人有活力,中國的大多數地方纔不會沉寂。
  要不要接受“非免費午餐”
  2013年11月17日下午,一場草地音樂會在石家莊一家名為“朋友的朋友空間”的主題餐廳“溫暖入冬”。北方冬日的嚴寒“驅使”草地音樂會由草地轉向室內,而“取暖”的代價是每個參加者進場時需要繳納30元自助餐費。
  “這次來的人還不少,有40多個。”音樂會結束後與好友一一道別的趙明坤顯得意外又驚喜,但她坦言還是在草地上舉辦時動輒一兩百人的規模更令自己興奮,“現在活動的號召力確實不如從前”。
  雖然趙明坤將主要原因歸結為活動形式有待改進,但她並不避諱有人提出是參加活動的“零收費門檻”被打破所致。“草地音樂——石家莊”豆瓣小組的主頁上顯示的“草地3F文化”宗旨是:“Free(自由免費)、Fresh(清新獨立)、Friends(朋友至上)”
  為此,在本次活動前一周,趙明坤就在微博上專門對30元自助餐的菜品進行了詳細說明,並強調“草地音樂本身不收取任何費用,連組織者都要自費。”
  等閑書店經歷了兩次迫不得已地“舉家搬遷”後,終於在一家名為“一半時光”的咖啡館安了家。
  “如果等閑搬進咖啡館,你怎麼想?”2013年8月30日,在房子將被房東收回另作他用,而一半時光咖啡館伸出橄欖枝時,王砂在微博發起話題徵詢意見。話題一齣,最低消費便成為書友最關心的話題,“以後會不會不喝咖啡就不讓進了?”“讀書會也搬進咖啡館?但是最好還是不要有最低消費限制。”商業“染指”這個小書店,附加諸多書之外的考量,是書友最不願意看到的,甚至有網友有提出“策劃個募捐能不能輓救”?
  等閑搬進咖啡館,算是王砂在實體書店不景氣下的無奈之選。王砂說自己開書店的初衷:“就是像辦一個最原始、最普通的書店,沒有咖啡,沒有其他,就是開一個最簡單的書店,就是為了看書、賣書。”可是,在書店紛紛倒閉或依靠教輔和暢銷書保證收益的當下,王砂的書店一直無法擺脫經營困境。這個27歲的女店主甚至差點拿不出300多元的醫院治療費。為了維持書店運轉,王砂重新撿起擱置三年多的老本行——工程設計,用打工掙來的工資支付店員工資、繳納書店房租、水電費。
  其實,由於在當地青年中的高人氣,向石家莊草地音樂會、石門電影沙龍、等閑書店伸出橄欖枝的商家不在少數。
  這“三大青年文化現象”,也都面臨著共同的選擇困境:是否接受商家的邀約。不接受,運營費用捉襟見肘;接受,非“免費午餐”將挑戰他們的創辦初衷。
  苦尋夢想、現實平衡點
  “草地音樂對場地要求比較高。”對於轉戰室內,趙明坤滿是苦衷。
  作為戶外音樂活動,草地音樂會場地選擇相對隨意,但一入冬,氣溫便令大多數人“望寒生畏”,在乾枯的草地上挨凍3個多小時難言享受音樂,而草地音樂會主要組織者街頭賣唱所得的收入僅夠支付活動海報、贈送書簽等費用,付不起租賃場地的高額費用。
  為了讓今冬的草地音樂會不再像去年那樣進入蟄伏期,趙明坤一直忙著聯繫免費提供場地的場所,但被商家“無形中綁架”的體驗算不上美好。“想想也能理解,即便想在肯德基坐會兒,也總要點杯喝的。”趙明坤這樣說服自己,但無法阻止參與人數銳減的現實。
  作為對書友的回應,“保留讀書會,不設低消費”是王砂與一半時光咖啡館合作時定下的規矩,也是她所能為書友作的最大努力。
  現在,加盟一半時光咖啡館的等閑書店一改以往堆放的雜亂,一本本書在書架上碼放得整整齊齊。記者採訪當天正值“等閑”每周一次的讀書會,礙於咖啡店內顧客都在輕聲交談、安靜地喝咖啡,參加讀書會的成員起初,都輕聲細語,但隨著大家談論興緻的高漲,咖啡館漸漸變得嘈雜起來。
  記者悄悄問王砂:“這樣沒關係嗎?”王砂回答說:“一開始我也擔心,但還好他們沒說什麼。”
  記者繼續問她:“是不是還很懷念之前屋裡亂糟糟,大家講到興奮處還大吼大叫的暢快?”王砂的臉上這時露出一抹苦笑。“原來住在書店,閑下來的時間就是整理那些書,現在也不用了。”說著,她撓了撓頭,開始和書友探討下周讀書會的選題,並認真地做筆記。也許,就像對待讀書會的選題一樣,王砂對如何增強書店的文藝氣質原本還有更多的打算。
  讀書會結束後,王砂對記者說,“因為是合作,好多事不是自己說了算。不過目前關於書,他們給我絕對的自主權。對於以後,不想想太多,走一步說一步吧。”
  相比草地音樂會和等閑書店,已經成立3年多的石門電影沙龍對活動中的商業色彩似乎糾結最少。因為自身無法解決電影放映場地和設備問題,石門電影沙龍發起人郝明霞則幾乎找遍石家莊大大小小的酒吧、咖啡館後,最終與席殊書屋簽訂了合作框架:每周六晚7點到10點電影沙龍在書屋舉行。席殊書屋提供電影放映的投影和音響設備,參加沙龍的人需要點一杯飲品才能入座。
  當被記者問到是否真的不介意“那杯飲料”將多少人擋在門外時,郝明霞回答說,“不能算是對商家的妥協,只能說我們對生存環境認識得很清楚。”
  幾個月前,石門電影沙龍舉辦3周年紀念活動,幾位組織者一致通過邀請成員集體觀看一個記錄電影沙龍成長歷程的片子以示慶賀。這種慶賀方式的代價是,沙龍的一位成員在3周時間里每天工作到凌晨四五點鐘,拍攝、後期製作等全部包攬,幾乎完全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最後,郝明霞也只能以自己掏腰包的方式送了一套電影書表示感謝,“百八十塊錢的禮物,真的挺寒酸”。
  場地是電影沙龍的最大制約因素,“如果有哪個公益組織出面解決這個問題,志願者我第一個報名。”郝明霞說自己最佩服王砂,憑一己之力養活等閑書店,而她做不到。“為了在我自己的夢想和生活中求得平衡,寄居在別人屋檐下是目前最好的選擇。起碼文化公益不能也不應該靠完全犧牲個人來做。”
  為了掙脫商業的束縛,讓更多人加入電影沙龍,郝明霞最近一直試圖從其他城市借鑒一個新的模式。她說:“哪怕是大學或文化場館的場地和設備,如果能通過某方面的協調讓我們免費用,對於電影沙龍的發展壯大來說,足夠了。”  (原標題:石家莊“三大青年文化現象”調查)
創作者介紹

jovi parkour

yahdzhrjg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